• MeiSuet

明式家具 麥貫權



現今難得一見的明式家具,是古今中外皆享譽盛名的中國古典家具典範。麥貫權師傅自十五歲便踏入這個行頭,是香港碩果僅存的明式家具維修師傅。憑著精湛的手藝,不少饒有歷史的家具都經他復修,爾後再代代相傳。而關於手藝與明式家具的故事,他又希望怎樣延續下去?


與明式家具結下不解緣


甫與麥師傅見面,未談及他自己,他已經熱切地介紹他最為熟悉的酸枝花梨。麥師傅年少時入行,從學徒開始,五年方為滿師,各式粗活、跑腿和雜務不在話下,而且師傅從不多教,他只能在旁邊看,一切須靠自己努力去領悟和鑽研。為遵從父母之意,而去學習一技之長的麥師傅,現在回想起那段時光也自覺相當不容易。學成之後,市道不景氣,許多學徒也相繼轉行裝修,但他心想,當初所投入的許多精神和時間不能白費,便繼續木匠之路,轉眼間現已成為上環一間古董家具行的首席木匠。



80年代,不少製作家具的工廠北移,加上生活習慣的改變,現代家庭已不再那麼注重和講究明式家具。但對於麥師傅而言,多年來與酸枝花梨結下不解緣,中國傳統工藝的家具美學已在他心中留下烙印。他解釋,明至清初是中國古典家具的黃金時代,當中尤以明式家具為名,它古樸典雅,線條簡潔優美,並以紫檀、黃花梨等上乘木材製成,古時的宮廷和大官家中,全是放置這些造工精湛的明式家具。因此,結合實用與美觀於一體的明式家具,其藝術價值及收藏價值極高,麥師傅明言:「明式家具表達了中國家具的精粹,十分值得保留和流傳。」



巧手復修家具


從一般的家居家具,到拍賣級別的明式家具,由麥師傅經手復修的家具不計其數,諸如床榻、椅櫈、桌案、櫃架等各式種類和款式。維修家具如醫治奇難雜症,像是椅櫈的枝條鬆脫、榫卯鬆散、木板間露出罅隙等情況,皆屢見不鮮。而考究功夫之處,在於把家具修整穩固,還原原貌之時不露痕跡。憑著多年的眼光與經驗累積,家具不用拆卸,麥師傅只需一看,更能知道裡頭用的是哪一個榫卯結構。不過麥師傅認為令人頭疼的,還有維修價值連城的家具古董所帶來的壓力。他曾維修的一張價值千萬的明式黃花梨畫枱,由明代至今已數百年歷史,修整時須整張畫枱拆卸重組,不見一小塊也會釀成大禍,箇中壓力之大可想而知。麥師傅另指,有時遇上斷件、缺料的家具,亦是一大挑戰,他解釋:「為了不能讓人看到維修過的痕跡,木紋、木色皆要對得仔細,再在舊木碎件中找到合適的木料補回,這可是可遇不可求。」


復修家具,麥師傅為中國古典家具的歷史拾遺補闕,亦試過為別人修補舊時回憶,把具紀念價值的家具,修好後完整交回客人手上,他至今仍然印象深刻,「有位老伯結婚時買下一張柚木餐枱,他的妻子已經不在,但仍留下那張餐枱希望修好留念,令我很感動。」除了最開心是幫到別人之外,麥師傅亦形容,修理家具不但具挑戰性,看見修好後完整如新的樣子,亦是一種樂趣。



昐手藝可承傳


不過練得一手絕活的麥師傅,退休之齡將至,他表示現在的心願還是希望能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。對於前來學藝的人,麥師傅多來者不拒,「最重要是對這門工藝有興趣,做事上心,期望將來能有所學才可進步。」或許修復家具,更是修復傳統工藝與人情,對於曾經歷過舊時師徒年代的艱苦的麥師傅,與他言談之間,更能感覺到他對教育的熱切和助人為樂的本意。「以前那個年代太辛苦,現在如能將我所學更快、更有效率地教給更多的人,豈不是更好?」作為一代匠人,麥師傅心懷對工藝傳承的盼望與助人之心,無不讓人敬佩。



Gee Chang Industrail Building, 108 Lok Shan Road, To Kwa Wan, Hong Kong

©2017 by Cou Tou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