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MeiSuet

讓樹療癒我們

攀樹師為樹修剪,站在樹肩上看樹所看的景色;身為樹木醫生也不簡單,為樹診斷,給樹醫病,肩負的是樹木一生的生老病死。詹鳳春是台灣的首位女樹醫,每天的工作與生活都離不開樹,愛樹惜樹的她,時時刻刻都在聆聽樹木的聲音。


「43歲的詹鳳春形容自己的工作是世界上最愉快、最幸福的工作之一,因為她的工作對象是樹。這位全台灣地區僅有的擁有日本『樹木醫』執照的女士每天都雀躍地出門和她的樹朋友見面。走在路上,她常常會忽視別人的熱情招呼,『請不要怪我,我絕對不會在看你,因為我一直會看行道樹。』」

--PTT新聞,“樹木醫生”詹鳳春:給樹看病的過程中,卻被樹治愈了一生


從詹鳳春十多年來觀察、照顧和診治樹木的經驗裡,我們可以得知許多關於樹木的事。樹和人一樣,不僅每一棵都有獨特的性格,也如《樹的秘密生命》中所述,樹甚至擁有感覺;種樹時須適地適木,日照、風向、濕度、氣候、土壤等皆是選擇樹種時的考量因素;樹是生命,如何治療、應否安樂死等決定,從非輕易的課題。


人們欣賞自然,多喜愛看盛放的花,嫩綠的葉;木匠看樹,會看木紋和色澤。詹鳳春有著不同的看法,她認為樹真正的美,在於它的枝幹,它的姿態。一棵健康的樹木,樹幹往寬廣的天空極力伸展,依然保有平衡,堅壯而不跌倒。它因應周圍的陽光、空氣和濕度來調節,與樹葉、樹根相互協調而達到平衡,這種生命力的和諧,是樹木告訴我們的智慧。詹鳳春從樹身上所學習到的平衡感,便讓她懂得在生活中調整壓力,取得平衡。


詹鳳春坦言,她愛跟樹相處,勝過與人。大自然失衡、樹木無法安定,當中最大的阻礙,從來是人。儘管如此,她卻覺得相比起幫樹看病,其實人更需要樹的療癒。詹鳳春在樹身上感受到強大的生命力,她閉上眼,摸著樹幹,微涼的氣流隨之流向手心,使她頓時感到平靜;站在樹裡,她感覺自己和樹融為了一體,就像一隻鳥,停駐在樹枝上。


「她在日本屋久島看過一棵上千年的繩文杉,那是一棵需要十幾人環抱才能抱住的大樹。一進到山裡,詹鳳春就感覺到了這棵老樹的氣息,整座森林散發出一種很特殊的香氣。它氣勢很大,卻長在一個半山腰上,面前是茫茫大海。在那裡,只有這一棵大樹,其他樹都是小樹,她站在那裡,感到這根本不是一般的樹,而更像是神。」

--PTT新聞,“樹木醫生”詹鳳春:給樹看病的過程中,卻被樹治愈了一生


在香港談論樹藝師,多是有關於制度、架構、人才資源上的爭論,甚少空間讓我們從樹藝師的眼光,去理解他們與樹木有怎樣的連結。那些在詹鳳春身上發生,與樹木相處時為之動容的時刻,在樹木身上所感受到的光輝,讓她肩起了樹木醫生的使命。那我們也可以問問自己,於我們而言,那樣的時刻會是什麼?



文章導讀:


【和樹通感】


和樹相處久了,詹鳳春習得了和樹通感的能力。她有時會夢到樹跟她說肚子痛,第二天她出門看病,那棵樹果真腐爛了。走在街上,她能感覺到有些行道樹在對她喊救命,但行道樹歸行政機構管,她只能對這些樹說,「我沒有辦法幫你。」今年夏天,她即將住進阿里山去拯救兩千多棵瀕死的櫻花樹。在此之前,這批櫻花樹接受了各種自稱是樹木醫的人的治療,其中一位拿焊槍烤了一棵百年櫻花樹,樹的腐爛處和樹皮都變成了木炭,黑糊糊一片,再也無法愈合了。在電話那頭,詹鳳春原本歡脫的聲音變得低沉,「我去現場看那棵櫻花樹,我站在那邊,我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因為那棵樹真的很難過,我也跟著難過。」


【對樹的崇敬


一次櫻花季期間,她經過一個聾啞學校,學生坐在輪椅上賞櫻,櫻花樹把儲藏了1年的養分完全釋放出來開成了花,微風拂來,櫻花雨落下,學生們興奮地仰著頭在樹下揮手,「當時我仔細看著櫻花樹的姿態,我心想著,這棵大笨櫻怎麽會那樣地拚命呀!……實在是偉大的生物!」


文章連結https://pttnews.cc/8898d4ad98

Gee Chang Industrail Building, 108 Lok Shan Road, To Kwa Wan, Hong Kong

©2017 by Cou Tou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