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MeiSuet

《樹上看見的世界》

說到能與樹木最親近的職業,攀樹師可說是其中之一。攀上樹木、為樹木修剪,這作為一門專業,在近年開始為人所知。在自然資源豐富的台灣,攀樹師雖然屈指可數,可是他們不乏對樹木的熱愛。


「如果恰巧有陣風吹來,還可以看到所有樹一層層地從遠方如波浪般搖曳過來,等風吹拂過來時,就跟著樹一起搖曳。在那個瞬間我沒有絲毫擔心或害怕,只覺得自己跟整座森林有一樣的頻率。」

--翁恒斌,《樹上看見的世界》


在城市裡長大的孩子,與樹木共處漸少,攀樹師所看見的風景,成為了我們的嚮往。對於翁恒斌,這個愛爬樹的台灣鄉間孩子來說,在他的童年時光裡,爬樹早已是再自然不過的事。他連作夢也夢見了樹,因為一次夢裡出現的場景,他卻可以肯定他在現實裡,早已遇見了這棵樹。


翁恒斌在《樹上看見的世界》的書裡訴說著他這段,奇特而浪漫,因為夢而與樹邂逅的經歷。他在記憶中摸索著,終於在他工作的地方,發現他的確熟悉的場景:前方的森林和湖泊躺在靜謐之中,就如夢境那般。那麼,攀上大樹,置身於搖曳的樹冠之下,眼前的景色到底是如何?



「金黃斜射的西陽,佐著微香樟樹的綠葉,搭上典型的樹皮縱裂,映著純淨藍天的湖景與蜿蜒卻不曲折的山巒。」

--翁恒斌,《樹上看見的世界》


翁恒斌所攀上的年長樟樹,生長在幾百公尺的深壑之上,他一望無際、居高臨下地站在樹肩上,迎著風,看得遙遠,他的滿足已然取代了攀高的恐懼跟不安。就像我們在飛機上飽覽過白雲層層疊疊的景色,潛入海底看見深奧的世界,還有這樹上的風景,全是大自然賜給我們的讚嘆和感動。


後來翁恒斌第二次回到這棵樹上,而這次他更決定要「在樹上過一夜」。他的準備工作、睡前在樹上遇見的住客、他醒後所見到的美麗景象,這些也統統描繪在他的書裡。在與樹木最近的距離裡,他還得已發現這棵原來並不健康的樹木,受著颱風等天候的影響而有著枯斷殘枝,等待他們修剪。


站在大樹肩膀上的翁恒斌,和樹木共享眼前寬廣的天地,與樹木連結著。他與台灣的老樹和神木每一次的相遇,在樹頂上所見到的風景,從事樹木修剪與保育的工作中的經歷,我們都可以在這本書裡,感受他在大樹身上所體會到的生命力量與智慧,對樹木的敬意與感謝。如果真的有為著樹木的心意,也許只有回到樹木本身,暫時不談利益和數字,只談談夢和熱情,才能讓樹如此感動人。


本書導讀:


被晨光照射的大地


「隔天一早,我在離地百來公尺醒過來,思緒被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充滿——我居然在樹上、半空中睡了一覺!醒來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既不是賴床也不是盥洗,而是轉身好好欣賞被晨光照射的大地,那滋味真是會令人上癮!等回過神後,我才想到該拿出相機來記錄個幾張,早晨美好的時光就這樣被我奢侈地消磨在樹上,直到生理上的需求(尿)接近理智控制的極限,才不甘不願地下來。」

On Lok Factory Building, 97 Ha Heung Road, To Kwa Wan, Hong Kong

©2017 by Cou Tou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