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MeiSuet

香港木的可能性

今日有好多野想分享

其中一件好重要的是愛爾蘭木匠Joe Laird上咗嚟草途,我哋突發的上了一課,Joe毫不吝嗇地教我哋磨車刀,仲教咗好多木工車床的技巧,而其中示範時做了呢個盤,我所指的好多野分享,除咗係技術上態度上,仲有少少的個人感受...

有一日我做了一個訪問,因為覺得記者朋友等了兩個月再做山竹後的影響搜集,所以我都破例用山竹木做了一個木碗作題材(因為山竹木未乾透,一直都唔想用住)原意係想話俾大家聽其實木係有好多可能,唔係只係垃圾。報導出咗後,見留言睇到一批讀者的批評,其中覺得整一隻碗需要用上大半日,係唔係值得?人工點嚟?香港邊有地?...等... 因為我學藝不精,令到大家覺得整件木製品要咁耐,我都覺得抱歉,所以當今日Joe嚟到示範,我拎起一小截一年前執到的龍柏樹俾佢用,一位有經驗有技術有美感的木匠只用了20分鐘就把木料變成一隻如藝術品的木碟,用的就係香港樹香港木。

要重申,唔係要所有木做哂杯做哂碗,而係我俾大家睇下香港木係幾靚幾有可能性,只要你肯去諗去珍惜,香港木唔會係垃圾!

最後好多謝Joe的示範同分享,我哋有拍片記錄低,同埋Joe未來都會繼續嚟香港,希望到時會有公開示範俾到大家睇。

Thanks so much Joe Laird

12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監管走私木材

作為市民想就著呢件事了解多啲。 曾經讀過關於充公木材需要考慮是否刺激貿易市場,而家將市值上億嘅木材送去原先走私的國家,國際公約秘書處是否知情?如知情是否有透明度可監察? 我哋尊重大自然俾我哋嘅資源,如果能夠有監管用得其所係件好事,但係最討厭嘅就係大嘥鬼,亂用唔識用浪費保貴資源,下次可唔可以留啲係香港好好善用? #好想知道係修繕邊個部分 #如果有個團帶我哋學下嘢就好 #我應該要搵邊個問? #一